我幾百年沒更新了對吧?

十一月是花式滑冰Grand Prix的比賽期,我想這個暑假我一直看到聽到許多令人震驚的消息,一是Jeffrey Buttle退休、二是Stéphane Lambiel退休,他們倆人都以差不多相同的理由退休。ISU新制上路兩三年爾,多少選手退休或是從賽場上淡出,我想我心裡或是多少有在看花滑的人心裡 是有底的。或許新制使得某些選手沒辦法因應所有在冰上的基本訴求,或是在體力上負荷不了.....

前幾天看Schultheiss的新長曲, 他在滑完下冰等待分數時一直猛喘氣還咳嗽,我看了也很心疼啊,但畢竟這是競賽,體力好壞本來就是關係到分數高低的基礎之一,還有臨場表現。新制對所謂單單 只是位jump machine的選手來說會比舊制還要來得困難,會跳沒用啊,footwork也要求、spin以及許多元素都列入基本要求中,對,這對選手來說的確是比 以往來得辛苦,但,每次都看到選手跳、跳!跳!!煩不煩啊......

我不求說看花滑的人一定要知道Verner或是Schultheiss以及Berntsson和Michal Brezina這四個選手是有多吸引人,但老實說我的確是厭惡老是看到大輔、派脆克張以及威爾、萊薩切克的新聞。

這兩三個月我的確是被Verner跟Lucie的戀情給弄得有點煩,因為對方是名人= =真的很怕他落到最後連個頭銜都拿不到,但我今天看了他在維也納的比賽中的新長曲,以及在秀中的表現,maybe,我真的很喜歡Verner,所以才很擔心:不過看完後就放下心中重擔,並且深深地祝福他們倆。

至於Schultheiss的新長曲在美國站不受青睞,但他的確在起跳以及著地時有很大的瑕疵,再加上他的spin......不過,我想,這兩個我所愛所欣賞的選手將會讓更多人記起他們的名字,因為他們一直以來都是特別的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球迷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