噗,不小心挖出以前在大一上散文課所寫的作文了!超大驚!沒想到我沒把這幾篇文章給弄丟...想說都很久沒看到那幾張稿紙了,沒想到...在今天翻找幾份資料時就很突然地找到了XD
總共有三篇,平均起來一篇有一千個字啦,當時上散文都嘛沒在理的,想說就隨便掰出個一千個字就好了,所以用字也頗隨便的...﹝被巴﹞這三篇各是:『解讀東海校園開路之觀點』、『劫難後的人們』、『猜』。以文章寫作先後來排列:)
以下獻醜了orz﹝注意,這都是我大一時的觀點,勿以吾之舊文論今人今事。﹞


解讀東海校園開路之觀點

覺得這是一件不理智的事及行為!

我想,很多人都還搞不清楚真正的真相!在前些時候從報章雜誌上得知台中市長要在中港路與工業區間,開一條聯絡道路,恰巧會穿過東海校園的一條聯絡道路!但是,在市政府提出的三條路線中,完全沒有提到會拆除及動到路思義教堂─由知名建築師貝聿銘及陳其寬先生共同設計的。或許,一般大眾對於東海大學的印象便是這路思義教堂,所以,當市長說會通過﹝或是貫穿﹞東海大學校區時,就會想到「開路會使教堂被拆」。

正當開路之事朦朧未明時,學生不知所以然時,沒想到身為歷史悠久的學校也會失去對開路之事的「清楚」判斷力,以「教堂因開路而要被拆」的名義煽動無知的學生去抗議!

真正需要的並不是抗議,而是去了解、判斷這件事的源頭及方案!身為東海的師生們啊,不要不認清事實而盲目去抗爭、喊罵以及忿怒、抗議,所能得到的只是盲目的跟從!以理性、客觀的角度去看這件風波,對於報章媒體的報導去分析且了解,才有資格對這件事下定論!不只是從電視新聞上去看這件事,也要從各大報紙中汲取更多的資訊,再者亦要從市政府那知道政策﹝要知道,媒體為了噱頭,會遮閉了許多真相﹞的內容。

畢竟,市長清楚地知道教堂的重要性,也聲明了不拆、絕對不會動到教堂!再來校園內眾人所關心得便是「校園便分成兩塊!」這個問題,並沒有想像中的嚴重!中興大學不也是被分成兩塊?再者,以工業及未來的中部科學院區來說,東海大學是一個阻礙,對於交通條件來多,不開路,便不方便;不方便,便沒有機會!在現今市政路發展成繁榮商圈後,中港路,無時無刻,車流量不減反增。試者想一想,當中二高開通、高鐵完工通車、中部科學園區招商進駐時,車流量是現今的多少倍?

交通,是城市發展的重要因素。現今東海能做得,當然不是欣然歡迎或是抗議,而是靜下心來思索雙方最大的利益,畢竟,抗爭,只會造成最大的傷害!在雙方真的思索不出方法,且必有死傷時,才去抗爭!弱者,才會因力量輸人時才會以抗議的方式去表現自己的意見!不相信一個歷史久遠的學校會以學生當做籌碼去談判!

我認為現今學校該做的就是讓眾人了解開路的真相及細節,加以討論且平復學生情緒,而不是鼓吹學生去抗爭!

這讓我很失望!沒想到...以人文學風鼎盛的學校竟是如此盲目。


劫難後的人們

從高三開始,就一直很想看這本書,然而,很遺憾地臺灣居然沒有中譯本;而大陸的也只是將英文版的翻成中文罷了...總少點那種味道!

無奈,千等萬等從年頭到年尾,終於盼得它的出世,而,充滿雀躍心情卻被不盡理想的翻譯所大敗!說有多失敗並不盡然,但,詞語上的使用卻錯誤四起,但在此並不以錯字做討論。

二零零二年諾貝爾文學獎落至何處?在名單公佈前誰也不知道,畢竟地球是圓的,縱使各界多方猜測,但仍然不敢斷然確定!﹝想也知道這些瑞典人每年都跌破我們不知多少副眼鏡!﹞最後,沒錯,瑞典人又讓我們多了一筆開銷!由匈牙利作家─因惹‧克爾特斯(Imre Kertesz)得到!在得獎前,誰也不知道他,但是,之後便成名天下知。也不怪乎為何沒有他作品的中譯本了吧!瞧當時人在法蘭克福書展的克爾特斯欣喜若狂的樣子!

在之前,我總是認為這些文學獎得主作品至少要在四、五十年後才能證明其作品之價值(如海明威、泰戈爾等人),然而,這次卻受到他作品極大衝擊!聯合報上一篇在當時期刊上所翻譯的散文,使我又再度拾起某些片段回憶,相關類別的書、影像、以及電影。

二次大戰後,不論是亞洲或歐洲皆受到極大重創!而在這兩大洲人民中,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?問日本人是廣島核彈爆炸、但殊不知中國人最大的痛是其造成的─屠殺,泯滅人性無顧理性的一場最大的傷痕,南京大屠殺;而在地球的另一邊,納粹,正極力地消滅所謂的─猶太民族,奧許維茲、布根華爾德、采茲等耳熟能詳的集中營,沒錯,就是這個,比核彈、屠殺還恐怖的是一種精神及肉體上的摧殘及折磨。

《非關命運》一本所謂的「大劫難」的文獻,是小說,但也是自傳!在看這本書之前,會預想內容為何?集中營中殘忍痛苦的一面?不,對他來說,這只是種生活,一種如囚犯般失去自由的生活!

不以老練的眼光、歷經災難後痛苦仇恨的眼光看待,而是以以個還是孩子的眼光──玩樂、天真、對生活現實面抱持希望的角度來看。歷經一年的小孩猶如步向中年,在想法上更加成長,但也失去了”少年”時的想法,現實是現實,在集中營中最恐怖的不是肉體上的折磨,而是精神上的失落,但,很重要地,想像力則是無法奪取的!在文章中有一個很重要的想法就是:當人們失去思想、思考能力,只以肉體上的滿足為滿足時,人,也不再是人,只如畜牲般生存罷了!

在普利摩‧李維(Primo Levi)的《滅頂與生存》中也從這場”劫難”中去推論集中營中去除情感,制度上理性上的觀察。

對於經歷這場劫難而倖存之人,對於納粹以至於現今德國人有何想法?

很多人憤恨,要討回”血債”,有人回憶,但已不再加以提起。這是遭受劫難之人的”方式”,但是!這不只是有受劫難之人受苦!那些德國人,加諸於痛苦於猶太人之上的,並沒有好過那,年老的,經歷過大戰納粹專制的時代,現今能做的,只能懺悔,將這道不僅是傷在猶太人身上,亦是德國人們身上一道永恆的烙印印在心上。

對於大劫難,只能再交予歷史去記錄這場永恆的傷痕及烙印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= =至於『猜』...不太想打了,且當時寫這個是因為在我們這一年的大學指考作文題目就是『猜』,所以我才想再重現當時我寫得內容,畢竟,指考的作文到最後就只留個分數回來,其實我還滿心痛的,因為我很喜歡我在指考裡寫得那一篇呀!唉,-"-這樣一路打下來,發現當時文章當中好多語病喔!XD真糟糕,但我也懶得修了,就打上來笑一笑這樣,畢竟也滿久的文章了!

﹝話說我剛剛還看到我高三寫得一篇三百字的短文...當然,那是考試用得短文呀,寫得真是...有夠詩意的- -"真搞不懂當時怎麼寫出那些句子的?可能有現成的吧XD要不我才背不了什麼詩咧!﹞
感謝收看~手好累.....
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球迷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