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演歷史上的錯誤腳步!

龍應台在其書《人在歐洲》當中已點出了這樣一個人與人之間相互看待所需的尊重。近二十年前,到近二十年後的今日,這樣的事情一再一再地發生、重演。不外乎就是因為西方國家多半所自恃的那種自以為中心、文明的心態,因而觸犯到穆斯林們所禁忌的事物。這,就是以自己之文明、文化來岐視非西方國家之文化。
而二十年前是如此,現在依舊是如此。究竟?何時我們才能忘了這樣的岐視,以新的眼光去看待其他文化呢?

穆斯林們奮而燒丹麥國旗、鄙棄丹麥產的任何一切商品。這是穆斯林們個人所擁有的自由─但,對於燒大使館、恐嚇丹麥人,甚至對其做出傷害個人的事,這不管走到哪,都是野蠻的!
台北清真寺董事長馬超彥說道:「尊重」是普世價值。而褻瀆他人宗教,還說是言論自由,實在太可笑。 -來自聯合新聞網

對於歐洲各國來說,亦或是全世界的白種人來說,穆斯林的定義以及地位,及對他們的看法,不外乎就:恐怖份子、野蠻的、不文明的、以及落後無知的。
但,這,就是對一種宗教、民族來說是種極大的侮辱了!雖然說,言論自由是人生來即有的權利─尤其是在西方國家更是如此!但...在說下話的同時,要注意的不就是所謂的說者無意,聽者有心嗎?在傳播媒體上更是如此!開玩笑、調侃他人,有時不是說說了就算了,要看對方為何者,而他又會怎麼想。
我不能說西方國家是個開放的地區,而穆斯林所處的地區是沒有民主的地方,而是各個國家的國情本就不同!縱使言論自由是必須的,但...每個國家每個民族的發展本就不同,怎能以己之見看他人之見呢?

的確,穆斯林們的確是僅要求一個道歉,一個尊重他們文化的一個誠懇的道歉─而,自去年九月到現在,仍然?得不到一個道歉,我想,忍得夠久了,而也已忍無可忍了!
所謂士可殺,不可辱,尊嚴對於每個人來說本就重要,而現在被侮辱的對象是穆罕默德,每個穆斯林心中的最高精神指標。生氣也是必然的。

有一天,在西方國家的報紙當中若出現耶穌穿戴著希特勒的服飾、及他的髮型、留著他的鬍子。這樣,不知道咱們的西方人們會怎麼想?
有一天,聖母瑪麗亞全身脫光光在妓院裡跟著一群人玩多人雜交,這樣的一張圖出現時,我說,信教的人會怎麼想?
有一天,耶和華跟耶酥性交的圖出現在報章媒體上時,看到的人,會怎麼想─我是說這些有著自由言論的國家們、信基督教天主教猶太教等等等的人們,你們會怎麼想?

我相信,以自由言論稱譽的西方國家們的人民呀,一定能欣然接受的喔!且計劃將之搬上全世界的大銀幕說到自己宗教之精神指標是這樣喔!

是呀,尊不尊重?
很尊重呀,別老是要其他國家尊重自己的國家,而自己卻不尊重其他國家。
侮辱?我不知道西德與伊朗之間因為伊朗首相被西德媒體侮辱之事,讓身處在伊朗的西德外交官被政府驅逐,且令伊朗駐西德領事館關閉一事,不知道,歐洲媒體還記不記得?
一個笑,兩面刃。

雖然不能說是自找的,但也差不多了。
拿對方來侮辱還是要看對方是誰,且,西方國家與穆斯林之間的疙蒂早已存在已久,這只是一個最後的引爆點罷了!

李家同在二月六日聯合報上說道:
我們應該在仇恨中撒播愛的種子,我們應該知道,我們所作所為,絕對不能使這個世界增加更多的仇恨。人類唯有相互尊敬,才可能有和平。奇怪的是,為什麼有些人在維護所謂表達自由的同時,忘了尊敬別人。

而早在一九八八年龍應台所寫道之《人在歐洲‧在受難路上》當中也說了:
沙漠中也許可以長出青菜,仇恨中卻長不出和平。

尊重,是通往和平的唯一道路。縱使是現在以文明自恃的國家們,還是沒辦法完全地走在這條道路上。
穆斯林們所求的,僅是對他們民族宗教的一個尊重,而誠懇的道歉是他們能夠接受的一個尊重。無論是否無關乎丹麥政府,是否真的有言論自由,這樣的一個道歉是必要的。

而我覺得,現在丹麥政府道歉與否都太晚了。
畢竟創傷已造成,這是一道深深刺向每個穆斯林心裡的一道傷口。抹滅不了,傷口好了會復元,但傷痕會一輩子都留著、烙印在心中。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球迷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